朱宸濠
朱宸濠(1479-1521),明代藩王,明太祖朱元璋五世孙,宁康王的庶子。初封上高王。因宁康王没有嫡子,他于弘治十二年(1499年)袭封宁王。 正德十四年(1519),朱宸濠借口明武宗荒淫无道,集兵号十万造反,略九江、破南康,出江西,率舟师下江,攻安庆。四十三天之后,朱宸濠大败,与诸子、兄弟一起为王守仁所俘,押送北京,废为庶人,伏诛,除其封国。 朱宸濠为宁王的第四代继承人,弘治十年(公元1497年)嗣位。其高祖宁献王朱权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17子。正德十四年六月十四日,朱宸濠在南昌起兵,历称宸濠之乱。洪武二十四年(公元1391年)封王,逾二年就藩大宁,其封地最初在长城喜峰口外(今内蒙宁城西边),永乐元年(公元1403年)二月,改封南昌,以江西布政司官署为历代宁王官邸。

宸濠之乱

 

宸濠之乱明宗藩宁王朱宸濠于正德十四年(1519)六月起兵争夺皇位的叛乱事件。宸濠系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、宁王朱权后裔,弘治十年(1497)袭封于南昌。

 

事件经过

 

正德二年,宸濠先后贿赂太监刘瑾及佞臣钱宁、伶人臧贤等,恢复已裁撤的护卫,畜养亡命,随意杀逐幽禁地方文武官员和无罪百姓,强夺官民田产动以万计,并劫掠商贾,窝藏盗贼,密谋起兵。又企图以己子入嗣武

 

八字垴。次日又败,退保樵舍,联舟为阵。二十六日,明军以火攻,宸濠大败,将士焚溺而死者三万余人,宸濠与其世子、郡王,及李士实、刘养正、王纶等皆被擒。八月,王守仁捷奏传至北京,但明武宗朱厚照仍自称奉天征讨威武大将军镇国公,于八月二十二日率万余官兵南下,以亲征为名南游作乐,一路扰民不已,直到次年十二月,武宗才班师回通州(今北京通县),并在此处死朱宸濠,除宁王之藩。

 

背景资料

 

朱元璋建立明朝之后,为巩固朱明王朝的统治,大封子弟,分藩就国。按照明代的分封制,皇子封为亲王,岁禄万石。王府置官属,办理各项事务,冠冕服饰,车旗邸第,仅次于皇帝。这批藩王,虽“分封而不锡土,列爵而不临民,食禄而不治事”,但他们地位极为尊贵,在亲王面前,“公侯大臣伏而拜谒,无敢钧礼”,诸王在封地,没有治民之责,却有统兵之权。各王府都配有护卫3000至近2万人。当地驻军调动,还须有亲王令旨。藩王实际是皇帝监控地方军权的代表人物,而每一个王国则成了一个军事中心。

 

在明朝皇帝分封的众多藩王中,藩地在江西境内的有南昌府的宁王、饶州府(治今鄱阳县)的淮王和建昌府(治今南城县)的益王3府,3大王府宗支蔓延,人口众多,他们所享有的封建特权,给江西地方造成了沉重的负担;他们利用特殊的身份和地位,严重干扰地方政治,对江西社会产生了较大的影响,其中以宁王府的危害最烈。

 

私下反叛

 

正德十四年(公元1519年)六月,宁王朱宸濠在南昌起兵反叛朝廷,成为明代中期统治阶级内部争权夺利的最大一次角逐,也给江西社会带来了极大的混乱。

 

朱宸濠生性轻佻无威仪,却善于以文行自饰;他在南昌巧取豪夺,贪婪地聚敛钱财,又有政治野心。弘治十八年(公元1505年),明武宗朱厚照即位,这个明史上有名的腐朽荒唐的皇帝有两大带根本性的缺陷:“嗜酒而荒其志,好勇而轻其身。”其结果是政事不问,大权旁落于以太监刘瑾为首的宦官手中;重用富于勇力的流氓式人物江彬,在其怂恿下,到处巡游,进行儿戏式的出巡、征讨,致使朝政极端腐败,为宁王朱宸濠反叛朝廷、窥觊帝位提供了便利的条件。而宁夏寘鐇之乱,则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宁王朱宸濠的起兵反叛。为反对刘瑾的专权,正德五年(公元1510年),宁夏安化王朱寘鐇率兵发动叛乱,斩杀了刘瑾派往宁夏以“清理屯田”为名进行搜刮的大理寺少卿周东等人,这次叛乱从举事到失败,前后虽只历经19天,但它却直接导致了刘瑾的倒台、丧生,这无疑给不满武宗统治的朱宸濠作出了示范。

 

加紧准备

 

朱宸濠加紧了武装叛乱的准备。他欺压百姓,为叛乱疯狂敛财。其掠夺民财的手段肆无忌惮:“尽夺诸附王府民庐,责民间子钱,强夺田宅子女,养群盗,劫财江、湖间,有司不敢问。”他还“数假火灾夺民廛地”。更有甚者,他大集群盗凌十一、闵廿四、吴十三等四出劫掠,若遇有反抗者,则指使这些强盗屠杀其家,南昌百姓苦不堪言。

 

排斥异己 陷害打击

 

他排斥异己,陷害打击,甚至擅杀江西地方官员,为叛乱清除障碍。正德八年(公元1513年)九月,因巡视江西右佥都御史王哲不附己,朱宸濠宴请王哲,“哲自濠所宴饮归,以病暴卒,时以为濠毒之云”。江西副使胡世宁上疏弹劾朱宸濠:“江西患非盗贼。宁府威日张,不逞之徒群聚而导以非法……礼乐刑政渐不自朝廷出矣。”宁王得知胡世宁弹劾自己,先是“奏世宁离间,列其罪,遍赂权幸,必欲杀世宁”,未得逞,乃又“指世宁为妖言”,命锦衣卫将其逮捕入狱。铅山籍朝官费宏,因挟制宁王请复护卫屯田事,宁王怀恨在心,遂交结权幸,诬陷费宏,使他被迫辞官归里,在归家途中,宁王派人将其船焚烧,还怂恿铅山李镇、周伯龄、吴三八等人据险作乱,“发宏先人冢,劫掠乡民二百余家”,对费氏家族大肆报复,铅山县被搅得远近骚动。他还擅杀都指挥戴宜,驱逐布政使郑岳和御史范辂,幽禁南昌知府郑巘、宋以方等。宁王在地方的淫威,致使“官其地者惴惴,以得去为幸”。正德十二年(公元1517年),宁府典宝阎顺、内官陈宣、刘良等赴京揭发朱宸濠的不法之事,朱宸濠遣同谋刘吉贿赂幸臣钱宁等人,结果不仅未问他的罪,反而将检举者阎顺等发往孝陵卫充军。朱宸濠怀疑承奉周仪是阎顺等人的指使者,把周仪及其家属60余人全部杀害,并杀了典仗查武等数百人。江西巡抚孙燧察觉朱宸濠的不轨,为防不测,他加强了南昌防务,朱宸濠认为孙燧的所为是针对自己,使人买通朝中的幸臣欲将孙燧调走,同时派人送给孙燧枣黎姜芥四色果品,暗示孙燧早离江西疆界。

 

发展私人武装 壮大私人力量

 

他发展私人武装,为叛乱壮大自己的力量。为组建一支私人武装,朱宸濠谋复前代宁王因罪被革去的护卫屯田,为此,他“辇白金巨万,遍赂朝贵”,在兵部尚书陆完、伶人臧贤及幸臣钱宁等人的帮助下,终于在正德九年(公元1514年)四月获准恢复护卫,为反叛朝廷迈开了坚实的一步;与此同时,宸濠积极铸造印章,共得“护卫及经历、镇抚司、千、百户所印,凡五十有八”;为置备兵器,又“遣人往广东,收买皮帐,制作皮甲,及私制枪刀盔甲,并佛郎机铳兵器,日夜造作不息”;朱宸濠还利用一些地方的不法武装来壮大自己的力量。他曾邀请江湖巨盗杨清、李甫、王儒等百余人人府为“把势”,又招募凌十一、闵廿四等流窜在鄱阳湖的强盗500余人,还厚结广西的土官狼兵以及分布在赣南、福建汀州、漳州一带山区的山民武装,“欲图为应”。

 

他沽名钓誉,讨好明武宗,以掩饰自己叛逆的行迹。他得知明武宗有在宫中张灯为乐的爱好,故于正德九年正月,向武宗贡献新样四时灯数百,穷极奇巧,并派人亲自入宫将灯悬挂起来,尽管因偶不小心,引起火灾,将乾清宫烧成一片灰烬,但明武宗仍挺高兴。正德九年(公元1514年)八月,朱宸濠上奏朝廷,弹劾宗支“巧索民财,肆其横暴”,请求武宗“降敕痛惩前弊。其有怙恶不悛者,许臣系治”,得到武宗的褒奖。他买通钱宁、臧贤等在明武宗前称赞他的孝与勤,并“取中旨召其子司香太庙”,钱宁等为之报告明武宗,明武宗“用异色龙笺,加金报赐”。按照旧例,异色龙笺是“所赐监国书笺也”。朱宸濠得之大喜,列仗受贺,又胁迫镇巡官及南昌诸生父老上奏褒奖其孝行。朱宸濠过分地突出自己,终于使明武宗有所觉察,他见奏大惊说:“百官贤当升,宁王贤欲何为?且将置我何地耶?”当时武宗近臣江彬正红,太监张忠依附江彬,与钱宁、臧贤相倾轧。张忠乘机进言:“(臧)贤称宁王孝,讥陛下不孝耳。称宁王勤,讥陛下不勤耳。”明武宗听后觉得极有道理,当即下诏驱逐宁王派到京城之人。正德十四年(公元1519年),御史萧淮上疏揭发宁王的罪行:“宁王不遵祖训,包藏祸心,招纳亡命,反形已具。”并且指出:“不早制,将来之患有不可胜言者。”明武宗感到事关重大,派驸马都尉崔元、都御史颜颐寿、太监赖义等携带圣旨前去,收其护卫,令其归还所夺官民田。宁王得知消息,决定马上发动武装叛乱。

 

发动叛乱

 

正德十四年(公元1519年)六月十四日,朱宸濠利用南昌地方各级官僚人府谢宴之机,令带甲持刀侍卫数百人将他们包围起来,声称“奉太后密旨,令起兵入朝”。朱宸濠自称皇帝,以李士实、刘养正分任左右丞相,王纶为兵部尚书,集兵号称10万,发布檄文,声讨朝廷。命其将领闵廿四等攻下九江、南康(治今星子县)。七月初一,朱宸濠留宜春王朱拱樤、.内官万锐等守南昌城,自率水师出鄱阳湖,蔽江东下,攻打安庆,指向南京。

 

这时,汀赣巡抚佥都御史王守仁得知朱宸濠起兵叛乱的消息,立即调集吉安知府伍文定等地方官员统兵勤王,一举攻克南昌,擒拿朱拱樤、万锐等。正久攻安庆不下的朱宸濠得知南昌已被攻破,遂解安庆之围,回师争夺南昌。七月二十四日,两军相遇于南昌近郊的黄家渡,吉安知府伍文定采取诱敌深入、南北夹击的战术,使朱宸濠首战败阵,被斩杀淹死者数以万计。第二天又败,朱宸濠退保樵舍(在南昌东北方向),联舟为方阵。王守仁采纳随军的万安知县王冕的计策,“以小艇实苇于中,拟建昌(永修)人语,就贼舰,乘风举火”。朱宸濠大败,将士焚溺而死者达3万余人,诸妃嫔皆赴水死,朱宸濠及其世子、郡王、仪宾,并李土实、刘养正、王纶等皆就擒。朱宸濠谋叛朝廷,自起事至失败仅43天。朱宸濠谋反时,其妃娄氏曾哭泣劝阻,朱宸濠不听。及至事败被擒,于槛车中泣对人语:“昔纣用妇人言而亡天下,我以不用妇人言而亡其国,今悔恨何及!”